洛珊灵端着下巴仔细看了下楚桥,“剑眉英目地却是阳刚味有浓。”也不再和楚桥计较,“有干净衣裳没,借一身,回头分你半张煎饼。”

    楚桥手掌一翻从储物袋里拿出一套粉色高腰襦裙的女装,“我要男装,女装煎饼会卖的更好,那大婶说不准一高兴,就能给两张,到时你一张我一张,谁也别抢谁的。”

    洛珊灵又望了眼那恨不得长着十双手的大婶一眼,再望望那去买大婶煎饼的人群,果然是男多女少,虽然修者本就男者居多,但是貌似这儿的女修更中意那边卖灵馄饨的大叔要多一些,当然也有两者兼顾地,来大婶这儿买张煎饼,再到那旁边大叔那儿来碗馄饨,顿时干地和稀地都有了,不过两样都吃地一般都是颇有些身家地,囊中羞涩,像楚桥这样地估计都奔煎饼大婶去了。

    接过楚桥递过来的衣服,默默观察了下市场,洛珊灵就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换了衣裳,在回来的路上,洛珊灵听路人说聚灵堂在招新人,一个月包吃住还给五块灵石。

    洛珊灵默默记下这消息就去了那大婶的煎饼摊,到哪儿什么也没说,先站旁边看了会,等那大婶将收完灵石的客人打发走,又收新客户的灵石时,就默默将那些交了灵石的客人的样貌和要求记在心里,然后手脚麻利地主动帮那大婶将摊好的煎饼包好并含笑有礼地送给客人。

    那大婶在发现洛珊灵的举动后只望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因为自从那不晓得哪儿来的丫头往哪儿一站,马大娘就发现很多原先不爱吃煎饼的男修们也都纷纷围在了她的煎饼摊,如今,那丫头主动上手帮忙,原本徘徊着不晓得该吃谁家灵食的男修顿时像商量好了地都纷纷站到她的煎饼摊,这么个主动送上门来的煎饼西施,马大婶自是不会傻得撵走。

    于是,一个加劲地摊煎饼,一个手脚麻利含笑地包,递煎饼,很快成了第九广场地一抹亮色,因为没那个女修会愿意放下身段干这掉身份地事,大家宁愿去深山老林杀怪和采灵药灵草换得修炼资源或者傍个有实力的男修也不会有那个愿意干这在世俗界都不会干的下做勾当。

    但是,有这么不晓得哪儿来地丫头片子就这么做了,于是,这个广场地女修很快对洛珊灵就投来了满眼的敌视,没出息,太没出息,太丢她们女修的脸了,一道道恨不得将洛珊灵凌迟的狠辣目光就那么毫不掩饰地射向洛珊灵。

    洛珊灵现在怎么也到了练气三层,所以五感六识早已变得非常灵敏,那些女人敌视恨不得让她灰飞烟灭的目光她自是一一感受到了,但是这样的目光洛珊灵从小看得多了,感受得也多了,早已练就地只要你不对我动手,我就能将那你道道狠辣的目光当成阳光雨露般自然存在。

    说白了就是直接无视,虽然洛珊灵选择了直接无视那些女人莫名其妙的恨意,但是她又忍不住望望那大婶,同样都是围在煎饼摊,为毛那些女人不仇恨煎饼大婶,却要如此为难她这么个填不饱的小小弱女修。

    那煎饼大婶却是连看都不看洛珊灵,却又仿佛是洛珊灵肚里的蛔虫似得,“谁让你长得比她们鲜灵水嫩,而实力却比她们低得不是一个档次,不仇恨你,仇恨谁?”

    洛珊灵摸了下自己叽里咕噜直响的五脏庙,深深叹口气,还是实力不行,手下却是一都不慢地将煎饼大婶新鲜出炉的煎饼包好,准确无误地递向那些买煎饼的男修。

    一个时辰后来买煎饼的人少了,那煎饼大婶将刚出炉的两张煎饼递给洛珊灵,“一个月两块灵石,煎饼管够,坚持得下去吗?”

    洛珊灵望着那香喷喷地煎饼眼睛直放绿光,口里却道,“坚持下去,大婶,你放心我一定好好干。”

    马大婶看她一副馋嘴的样子,呵呵一笑,“去吃吧,赶在晚上饭前过来就行。”

    洛珊灵感激地谢过马大婶并问了马大婶怎么称呼,马大婶告诉洛珊灵以后叫她马大婶就行。

    告别马大婶,洛珊灵抱着两袋煎饼去找楚桥,找遍了第九广场,最后洛珊灵在竞技区内看见一个男修一脚将楚桥踹飞了出去。

    从那么高的高空摔下来,洛珊灵觉得楚桥不死也得是重伤,更何况楚桥原本身上就带伤,于是,她想都不想地就冲进了竞技区,当然,在此期间,她仍没忘将那两袋煎饼丢进小谷内。

    于是,在她将八分的灵力都灌输在脚上时,刚刚好在楚桥被摔成肉酱前张开双臂接住了楚桥,而原本都做好被狠狠摔一记的楚桥实在是没想到洛珊灵此时会来,而且还是以这么,咳,楚桥的脸刹那间比猴屁股还要红,为了掩饰他的尴尬,楚桥低垂了眼眸,故意大声冷喝道,“谁让你进来地,还不赶紧出去。”

    说着挣扎着就从她的臂弯里跳了下来。

    洛珊灵看他还有工夫板脸,想着应该没什么大事,不过还是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楚桥冷瞪她一眼,顺手将她拉至身后,“没事。”

    可是站在楚桥身后的洛珊灵却没看见楚桥前面的衣衫迅速的被血浸染。

    就在这时,一个尖脑袋小眼睛的修者一脸猥琐地望向楚桥身后的洛珊灵,“臭小子,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也想学别人来这儿投机倒把,快,将今儿投机倒把得的灵石乖乖交上来,小爷,我就饶你不死。”

    楚桥望着那尖脑袋的男修,“想要灵石给你。”说着他就向那人抛了个东西过去。

    那尖脑袋地修者不疑有它,抬手就抓,结果在他的手碰触到那东西时,只听砰地一声发生了爆炸,随之就听一惨叫声,而那人的一条胳膊直接炸成了一团碎肉,若天女散花般四散而飞,原本还在打得你死我活地敌人就这么相互对视一眼,纷纷停下了手。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