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国,汉城!

    正殿里面,国王李裪满脸愁容。

    他没有想到,自己励精图治,却引来了大明的忌惮!

    没错,就是忌惮!

    大明天使突然降临,问罪整个朝鲜!

    并且原本安分了十多年的让宁大君李褆也突然蹦跶了起来,纠结一众世家大族,对他这位朝鲜国王发难!

    从这一切都不难看出,那位大明皇帝,分明就是对朝鲜动了心思啊!

    一想到这儿,李裪就满心苦涩,神情落寞到了极点。

    一旁他的左膀右臂,左议政黄喜与右议政孟思诚见状,都默默地低下了头。

    黄喜和孟思诚是主持朝政大局的士大夫,也是士大夫的领袖,类似于中原王朝的宰相。

    他们辅佐国王李裪励精图治多年,终使得朝鲜天下大治,迈入了巅峰鼎盛时期,本可以青史留名,流芳百世。

    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偏偏在这个时候,意外却发生了。

    大明天使杨荣降临朝鲜国,一言不合地就问罪当场,甚至还暗中扶持让宁大君李褆纠集党羽祸乱朝纲,让原本形势大好的朝鲜瞬间乱成了一锅粥!

    偏偏,他们还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这杨荣抓的借口很是巧妙!

    当年太宗擅自废除了王世子李褆,改立今上为王世子,此事确实没有上报大明宗主国,只是在永乐十七年,朝鲜才上奏请求大明宗主国册封李裪为朝鲜国王。

    换句话说,李裪这个朝鲜国王,其实也是永乐皇帝亲自册封的,按理而言并没有任何问题。

    可问题就在于,当年废李立李裪,此事并没有上报。

    而偏偏这李褆当年又是大明永乐皇帝亲自册封的朝鲜王世子,并且说出了那句“朕犹尔父也!”

    这就给了杨荣发难的机会!

    你朝鲜国乃是大明的藩属国,改立王世子这等重要的事情,为何不向大明宗主国上报?

    更何况这李褆还是永乐皇帝陛下亲自册封的朝鲜王世子,你单方面说废了就给废了,事后也没有什么解释,直接在几年后就上奏请求册立李裪为朝鲜国王,是不是不把大明宗主国放在眼里?

    而且大明乃是礼仪之邦,一向维护嫡长子继承制度,那李褆才是李芳远的嫡长子,就算他再昏庸无道再荒淫无度,这朝鲜国王的位置也该是他李褆的,而不是李裪的!

    正所谓立嫡不立长,立长不立贤!

    你朝鲜单方面破坏宗主国的嫡长制度,册立了一个你认为贤明的王世子,这不是对大明宗主国的不敬吗?

    总而言之,杨荣真心想要搞朝鲜国,理由和借口都太多了。

    一想到这儿,黄喜和孟思诚都忍不住叹了口气。

    “大王,事到如今,我们当如何是好啊?”

    “那大明天使杨荣已经下了最后通牒,要求大王于三日内退位让贤,将王位还给太宗嫡长子李褆,不然他就会兴师问罪了啊!”

    黄喜忧心忡忡地开了口。

    而一旁孟思诚也叹了口气。

    “大王,据前线消息,大明辽东总兵官刘荣已经率军北上,直奔我朝鲜而来,据称有三十万之众!”

    “如若我们……反抗的话,只怕朝鲜会有灭国之危啊!”

    刘荣!

    三十万大军!

    听到这个噩耗,李裪顿时脸色惨白如纸。

    他再也难以忍受心中的悲愤,满腔悲凉地哭喊道:“为什么?为什么啊?”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本王自即位以来,励精图治,兢兢业业,为了朝鲜夙兴夜寐,从不敢有丝毫懈怠!”

    “朝鲜也在本王的治理之下蒸蒸日上,迈入了巅峰鼎盛之际,为什么大明就是容不下本王啊?!”

    “李裪!”杨荣面无表情地走了进来,“这个问题,还是让老夫来回答你吧!”

    一见到杨荣,李裪满脸怒容,但紧接着他好似想到了什么,难以置信地看向了黄喜和孟思诚。

    这是他这位朝鲜大王的宫殿!

    他并未召见杨荣这位大明天使,那杨荣是怎么进来的?

    “你们……”李裪难以置信地看着黄喜和孟思诚,二人都羞愧地低下了头,不敢直视朝鲜大王的质问眼神。

    “为什么?”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本王视你们为肱骨臂膀,何时亏待过你们二人?”

    面对李裪的追问,黄喜和孟思诚都起身跪倒在了地上,满脸苦涩神情。

    “大王,臣这是为了您好啊!”

    “若您继续负隅顽抗下去,那只会给朝鲜引来战火,而您这位朝鲜大王先前所做的一切努力,全都会化作泡影啊大王!”

    孟思诚也哭诉道:“大王,老臣不愿见到大王因此而丧命,更不愿见到我朝鲜子民陷入战火之苦啊!”

    听见两个心腹的话语,李裪如遭雷击,随即满是鄙夷地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真是讽刺,真是可笑啊!”

    “我李裪一生励精图治,没想到竟会有一天也会落到众叛亲离的下场!”

    “你们这些乱臣贼子难道就没有想过吗?那李褆坐上了王位,朝鲜子民会是什么下场?”

    “放心!”杨荣适时开了口,“他只是个傀儡罢了,不会祸害你朝鲜子民的,他也没有这个资格。”

    “李裪,念在你这些年的功绩,我大明武德皇帝陛下承诺,会敕封你为我大明朝鲜侯,世袭罔替,入大明帝都生活。”

    “而这李褆上位之后,他也会被圈禁起来,朝鲜政务会交给黄喜、孟思诚等人管理,你提拔的那批贤才干吏我大明也不会做出任何改动,如此进行平稳的权力交接。”

    听到这话,李裪满心悲凉。

    他终于明白,为何黄喜和孟思诚会背叛自己了。

    说是“背叛”,其实并不恰当。

    因为他们并未背叛朝鲜,也没有背叛子民,只是背叛了他李裪一人。

    但是,这也就意味着,他李裪沦为了弃子!

    “为什么?”李裪双目无神,发出了最后一声质问。

    这一次,他问的是杨荣。

    杨荣闻言叹了口气。

    “说实话,你李裪确实当得起圣君之名。”

    “但是问题也就在这儿了,大明不会容许朝鲜出现一位圣君,因为大明吞并朝鲜势在必行!”

    “其实如果你李裪的话,就应该早早地举国内附,那老夫也不用亲自来走这一遭了,你也不看看大明周边现在还有其他国家吗?一众藩属国也全都成了我大明的宗藩藩属国,其国主必须是我大明宗室成员,现在你明白了吗?”

    “你们……真是狼子野心!”李裪怒骂道。

    杨荣闻言轻笑了一声,道:“狼子野心也好,壮志雄心也罢,反正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

    “李褆不似人君,这对大明而言是一件好事,他上位后会经常干出一些天怒人怨的荒唐事情,让朝鲜子民对你们李氏感到失望,然后我大明会派遣一位宗王过来,多行义举救济百姓,最后他将在李褆的禅位之下,坐上朝鲜国王的位置,这就是最终的计划。”

    “而李氏也不会灭绝,会由你这位朝鲜侯带领着,进入我大明帝都生活,世代荣华富贵。”

    “哦对了,李裪你还有一个重要的差事,那就是作为太子侍读,陪伴我大明当朝太子殿下进学修德。”

    杨荣笑眯眯地开口道,完全一副吃定了李裪的模样。

    李裪闻言勃然大怒,恶狠狠地低吼道:“若本王不答应呢?”

    “那也好办!”杨荣无所谓地摊开双手,“辽东总兵官刘荣会在两国边境制造摩擦,然后以朝鲜不尊大明宗主国为由,悍然率三十万大军杀入朝鲜境内,攻城拔寨踏平朝鲜,直至最后杀入这汉城,将你朝鲜李氏杀光诛尽鸡犬不留,最后陛下再派遣一位大明宗王过来,多行义举救济百姓,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只是过程有些区别罢了。”

    “所以啊,朝鲜大王李裪,你是选择前一种温和的方案,还是选择后面这种血腥的方案呢?”

    李裪呆呆地看着杨荣,又看了看跪在地上以头触地的黄喜和孟思诚,沉默良久之后,泪流满面地站起了身。

    只见他一步一步走上前去,然后将自己的王冠取了下来,郑重地交给了杨荣。

    “朝鲜国王李裪,谨遵大明天使之命。”

    “惟望天使大人守信,勿伤我朝鲜子民!”

    话音一落,李裪就眼前一黑,彻底昏死了过去,摔倒在了地上。

    黄喜和孟思诚急忙上前,将他给抱在了怀里。

    “大王?”

    “大王啊!”

    两位贤臣痛哭不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内疚。

    杨荣最是看不得这种感动场面,所以他捧着王冠就走出了大殿。

    而大殿外面,朝鲜太宗嫡长子、让宁大君李褆正在焦急不安地等候。

    当他看见杨荣手中的朝鲜王冠时,顿时就欣喜若狂,激动不已地冲上了前来。

    “天使大人,这……成了吗?”

    “李裪那畜生当真愿意禅位?”

    畜生?

    你才是个畜生!

    杨荣神色不善地看着这厮,嘴角泛起了一抹冷笑。

    “对啊,李裪答应了,从今夜开始,你李褆就是朝鲜国王了啊!”

    此话一出,李褆激动得手舞足蹈,满脸狂喜之色!

    当年他被李芳远强行废除了世子大位,还被迫装出一副兄友弟恭的模样,在百姓子民面前宣扬自己是敬佩这李裪的才学,所以才将世子大位白白让给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异星直播:你管这叫打工仔?斐波那契芒 一气朝阳 香江风云1980竹叶糕 武道长生从内丹术开始黑源白 万能书屋 文学之泉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凝聚阅读 热血阅读 文艺之眼 我本无意成仙最新章节 暖陽阁 我拍摄走进科学,被全网追杀!txt下载 我的玩家好凶猛帅犬弗兰克 儒剑仙七月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