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皮装裱的书籍,打开一看,果然是没有一个字能看懂的。

    越是看不懂的东西,就越值钱。这不正好,人一生图什么,归根到底还是钱,钱能通万物。

    虽然贪婪是青乌最不耻的行为。不过我这青乌不一样,说的不好听,努力过没赚到钱,才走上这条路的,毕竟是懂历史的,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这条路有多高尚,为了更像,一路过来,法术没怎么修,专修无耻与不要脸。人总是这样,没要求,就会没有下限。例如只要自己相信有鬼,就真的有鬼。后来真的见鬼也是我没想到的。

    小时候有个梦想,在山顶建所房子,与所爱之人,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随着生活变迁,山顶上建房子赶上了,只是建好就没我什么事了。

    后来有人告诉我,不管你多有梦想,但你得先有钱。

    很多人说,钱不是万能的,钱就买不了感情。去她妈的。

    自有钱有权之后,却玩弄起感情。

    老家有句话说的好,有钱人的老婆是打不跑的,没钱又打老婆,那就不好说了。霸道千金爱上乞丐。霸道总裁爱上小丑女。那种钱多到口味独特,是多么坚定的真理。当即抽岀麻袋,风中一抖,使劲往里抹。

    这熟练的手法,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至于我为什么有个袋子?毕竟我们小时候进山,都是猎货去,身上有个袋子,总是那么的合理。

    就在此时,门口方向,三人冲了进来,师妹,师妹的叫。来人正是那三位任扬兄。

    他们自然也发现了我。

    那是我祖师的财产。他们说道。

    你祖师你放着大屋不住,跑山坑底这来了,骗谁呢?你说是就是的吗?我还说我是你爹你得孝敬。

    这用农村大妈地里偷瓜手段,泼辣!三位果然一脸意想不到的样子,大约还停留在,这么帅的人,说话怎么那么赖皮。

    管他加快脚步,物不在多,而在精。好东西,还在后面。

    至于找什么,我这学术水平,完全是捡芝麻丢西瓜一样的心理。虽是明知,却无所谓,也无法抗拒。

    一直找到最尽头,宝器,丹柜中,并没什么惊喜。就那些瓶瓶罐罐相对来说就没太多特别的,还是认识的,大约都是些清到民国的民窑产的。

    那些丹药明白人,都知道怎么会事,如果人就这样升天入道?怕也简单了些。

    应该还有个宝贝箱之类的。可惜没有。

    此时,外面隐约传来,打斗的震颤。头上还不停掉下尘埃石块。虽然不是很强烈,但是人在陌生环境,感觉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这巨石龙子发疯了?心里不由暗想。

    这不会被活埋吧!任扬尘说道。

    我们怕要死在这里了。任扬风说道

    此话一岀,小师妹又哭了。这小师妹本来心情就不好。

    就连我,也不由紧张了些。这不是墓地讲鬼故事,自己吓自己。

    好在我有临危不乱的好本性,指卦一算,小师妹所在的位置,是吉位。当即安慰而去。

    有时候不得不服自己,是那么的机智。

    但是这安慰,起脚就感觉,是极度搞笑的画面,毕竟小师妹心有所属,自己又不抹油。情伤怎安慰?

    想了相,如果生硬的说了两句,也不像是我风格。更不像是一名合格的青乌所为。自从我要走这条路,我可是时刻要求自己,文能通神,老奸,无耻。往而无不利。

    于是一声长……唉!便开始讲故事道:

    谁没年轻过,想当年,我十八,她十九,我差点考上了清华,她却早早烤上了地瓜。

    命运总是如此苦涩,我还在考清华的时候,她就成了家,她为了家,没多久就烤上了地瓜。

    当我再见她的时候,我连抬头面对她,都做不到····

    为什么·······

    我推着烤地瓜的车子,地瓜却没她烤的好,没她烤的香,就连地瓜的进货渠道,都是那么的差!

    师妹看看我,见我一脸认真说着。

    我忍着想笑说,都是农民儿子啊,我是如此不堪,就算再给我一次爱她的机会,我一定……

    好好珍惜她?

    对恶心死她!

    师妹这才当转愁为笑。

    看她苦涩一笑,我也算功成身退,之后伤心就不是我的事了。我也不可能再安慰什么,心里打定主意,安然站在吉位上。

    如果还有问题,我的问题是,站在吉位等待后续事情发生,或想办法岀去。

    此时小师妹忍痛墻上开始寻找机关,她手很快便擦岀了血。她嘴上不停的说,师兄还在外面。师兄还在外面。

    任扬风,却骂了起来,他有什么好。声音有些失态。不过却是真实的表现。

    基本确定,又是一个痴情人。感情的事,是世界上最难解的。我爱你,你却爱着他。唉。

    我是大师,也只能装作听不见。但是他们停下来,不找机关就不对了。

    绝不能放过他,找到机关岀去,我第一个不放过他。话一岀又有一种无耻的感觉。但不否认,我这稀泥和的好。

    众人急切的岀去,修理大师兄。

    当然,这是不是真的无耻,还真的不好定论。很长时间我一直在想,做生意的时候朋友来消费,应不应收她们的钱。

    其实我知道是应该,之所以有那不好意思的感觉,那是因为并没有权衡。

    当我有长远的眼光,其实所谓大师,就是把众生当成提线木偶,至于让提线木偶干些什么,就看我的高风亮节了。

    就像此刻想到了出去的办法,但不能说.这个地方并不算大,说白了就是机关进来,机关出去的一个地方。只是时间久远,全蒙上了灰尘,当所有的墻,被这四人摸索过。我只要点一个灯,就能发现机关位置,因为长期使用,经常触碰,出现油光表面是不一样的。

    也不知时间过了多久,装作思考的样子,终让我发现一块不一样的石块,往前一推,又是一石室,石室深处明显有些光,跟着光走。很快见到一棺材。

    棺材与平常见的,却大不相同,没有雕龙画凤,附近也没有任何信息,棺材前地面上却有不少的香头。说明有人经常拜祭。

    在我看来,没打扰必要。嘴唇微动:见棺发财,见棺发财,见棺发财,见棺发财。一路往前走。

    前面很快出现一个山湖,那水清澈见底,加上风景也不错,要是在老家,二话不说,先跳进去再说。但是这地方,只能用越美丽越危险。

    望了望众人道,此地天光有限,正所谓,天为阳,地为阴,天地之阴阳不可消长,此地阴长阳短,得当心。

    我祖上有问心决,现在正好五人,当问问心愿与去向。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