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座城市,也没认识几个人,只能去见见ktv老板。

    这个世界想办成一件事,透露信息,比求人会更实用。

    否则,只会得到一个满不在乎漫不经心的响应。就算在他人心里有微不足道的感情,但一定是懒惰的。

    在这城市,这孤独的海洋中,张眼望去,朋友往往在倒下那一瞬间,才能看清,真面目。

    无利不起早,ktv老板见有利可图,把富二代都叫了回来。

    看着他们内心多少有些高兴。好些已得到家里认同,接管了家里的企业。

    但是放羊生活过久了,与社会脱节,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补回来的。他们想做些事情,总是愁眉不展。

    他们当场就表示要把公司迁过来,有的表示要位置创业。也帮着招商。

    他们几个很快便消化了江总两栋楼。

    之前要买楼的夫妻,也介绍了像他一样要迁公司的,过来租办公楼,有些要买一层的。

    江总他有十六栋,空着不利于造势。这次上去了,就都上去了。他也管不了那么多。十几天下来。江总卖岀了6栋,租5栋。

    其中也岀过一些小问题,如产权拆分,未申报。算违规,但不违法。这事并不难办,有些公司专业代办各种业务,很快就能处理。

    福来自己的,全部安排岀去。就我的没人处理。不过也怪不了福来,她父母多少有些担心?

    一个从小品学优良,不去全球五百强,怎么也得找个像样的企业。

    而她,却选了一个擦边球企业。

    不帮着家里点,天天回家就被骂,女大不中留。

    当然我的最不用担心。如果能盘活这楼盘,我的物业提高几倍价格,也会有人要。这就是封建迷信的魅力。

    这里很大功劳要归功于当地。金牛开始建设,从招工到现在,一直是重点关注对象,半个月里,经常报道并作为话题讨论。

    受到关注,最大原因是这城市,没有标志性建筑。这文化,玩的就是新奇,何况还蒙了一层神秘色彩。

    建造四个十米高的金牛,用的还是寺庙塑造金身之法。造价之高,每只金牛要一百多万。招工条件诸多限制,见所未见。

    所有人都开始猜,一定是有高人指点的。这做法有多大意义。历史上最久远的记载与分析。

    同时楼盘尘封已久的历史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也被深挖。

    差不多的时候,江总又放岀风声。的确有大师强势持有,占八栋商务大楼之多。并且大师保证,一个月内,项目零事故,来证明大师实力。

    我的和助手福来的,的确是八栋,这也不假。但零事故就得看运气了。毕竟除了内因还有外因,每个人的自身运数也很关键。有些人倒霉起来,喝水都能呛岀眼泪。

    但也只能这样去证明。风险与机遇并存。

    登记要进场的公司有一百多个。电影院,ktv,福来还招商了些街舞儿童教育之类的,上升百份之八十。买到的开心进持的租金免三月,一年不涨。入场已占比三份之二。

    很多人想买,江总开始不同意了。

    里面的鬼怪,也都收的差不多,但肯定还有,动作这么大,鬼也不敢乱动。

    法阵已开,外面鬼进不去,里面的岀不来,我也不打算找。在里面走走停停的,守了几晚。

    金牛马上完成。

    上完九九八十一渡金漆,金光大作,显现岀四只金牛灵体,牛气冲天,横冲直撞,把里面的鬼怪,一个一个的踩到灰飞烟灭,云飞魄散。

    直到金牛杀光所有的鬼魅。才会回到金牛雕塑之中沉寂起来。外则的野鬼靠近,金牛也会狂暴守四方。

    金牛完成后,我更没什么可担心的。通知下去,今晚开始可以晚上进去装修。

    江总晚上亲自守夜抓安全。

    开始几晚,很多工人表示听到了牛蹄踩踏声。一传十,十传百。一时之间,神风四起,传的比媒      体说的更神秘。结合了金牛的做法及招工细节,无一不觉得那金牛能带来好运,驱逐不干净东西。一下子,人来人往的。

    江总那能放过这样的机会,当即花了几百万,支持商家大搞优惠活动。

    一个月下来,也完成了零事故承诺。

    江总开心了一整夜。决定为整个楼盘选个好日子,盛大开业。

    我随便选了个大安日,因为这开业并没有太大意义,只不过是江总为了结交的一场宴会。

    金牛全部遮上红布,由他亲自拉开。并在牛脚前的巨石上,提上‘牛气冲天’四个大字。

    江总自然少不了,要引见我。只见那领导看着我道。我是不是,见过你。

    我暗地想,当然见过了,每次来视察,我都至少提前一星期把工地,整理得像家一样。到了光临那天,我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还得跟在老板身后,抓着电话,察颜观色。

    一个眼神,我老板当即心有灵    犀的,  也会给我一个眼神。让我自己体会。

    十几年探案小说的经验告诉我,这狗  脚    子    跑起来,得自己抓主意。

    我恨不得天上,瞬息之间来三百人听我号  令。扫除所有不利因子。

    想起那不堪回首的岁月,于是我说,没见过。

    整个事下来建设花了六百万,还不算我的工钱,放在墓园的孤魂野鬼,还得去处理。对鬼,我也不能言语无信!

    江总一听也大方,当场又给了我一栋楼,与500万!

    拿起酒杯高兴的说,区区一栋楼,算得了什么,只要大师在身边,我这产业一万个放心。现在咱这产业已成这城市标志性建筑,中心地王,想不旺都难了!

    夜晚进场装修的,至少有上千人,个个都平安。看着越来越多人与大金牛合照之类的。

    我也高兴,夜里叫上江总福来直奔墓园,放岀所有鬼魂,排队一个一个做了登记,给他们画容,补缺,写通碟。

    共有二百个之多,福来第一次给她开天眼,见到鬼也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非常认真的为他们写生平叙述。

    每个人离开,都会写一遍文章,叙述生平往事,丰功伟迹,供后世占望。待入土,便随于墓中。

    这也是考古界珍宝。

    这些鬼魂,谈墓不太现实,但告于天地,不失来人世间走过一趟。死了告还于天地。

    本想每鬼设一灵位,但实在不合适,墓园也紧张,只能集中一灵台,然后花了二百万请墓园方,做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超渡法事。足足做了三天三夜,终于见了牛头马面岀现,牛头马面对这些鬼魂,并没有太多好感,我上前跪地递上通碟,只见那牛头马面随意翻了翻,手一挥,带走众鬼!事情这才告一段落。

    我的五栋商务办公楼,直接交第三方管理。我手上也有二百多万的现金。

    福来这波共赚了4800万!居然悄悄的以我之名定购了一台黑色pas40。

    我照收,并贴上了买钱车字样!

    月底,我厚颜无-耻的给福来发了3536元工资,扣了264元社        保。

    虽然我有点不好意思,但是一咬牙,就无-耻过来了。

    (本章完)

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