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这番话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所以在场的人都听到了。

    韩木青“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端的是魅惑众生。

    当然,韩木青并不怕齐卫东的报复。

    明面上,齐卫东是谢家的远方亲戚,但实际上,充其量只不过是谢家的一条狗,论地位,根本就比不上韩木青。

    只不过齐卫东仗着远方亲戚的身份作威作福,对于有真材实料的韩木青,一向看不顺眼而已。

    齐卫东勃然大怒,冷嘲热讽道:“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种,竟然敢来谢家嚣张,你别依靠靠着韩木青就拽上天了,她不过是靠出卖姿色上位的女人而已,还想通过谢大少进谢家的门,真是痴心妄想!”

    韩木青脸色瞬间煞白,虽然谢家大少一直追求她,她也从来没接受过,但是在别人眼里,自然就变成了她傍上谢家大少来上位。

    陈飞宇眼神一变,他是个孤儿,对“野种”两个字特别敏感,更别说,齐卫东还辱骂了韩木青。

    他是医生,自然能看出来韩木青还是个雏儿,而漂亮的美女,是用来怜惜的,而不是用来辱骂的。

    几乎就是瞬间,陈飞宇脚下一弹,齐卫东只觉眼前一花,陈飞宇已经出现在他的身前。

    那位佝偻老者,好像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眼神顿时散发出精光,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道歉,否则我会让你付出惨重的代价!”陈飞宇神色冰冷,仿佛一柄利剑。

    齐卫东吓了一跳,心里有些害怕,情不自禁地后退了一步,接着脸上一红,觉得自己丢了面子,挺胸大声骂道:“老子就说你是个野种,怎么,你有本事打我啊,吓死你也不敢再谢家动手!”

    “以为我不敢吗?”陈飞宇冷笑,一个巴掌就反抽了过去。

    瞬间,齐卫东向后退了好几步,眼冒金星,脸颊高高红肿起来,嘴角流着血丝,看起来被打的不轻。

    这下连韩木青都愣住了,想不到陈飞宇一言不合就动手,但是心里别提多解气了。

    齐卫东捂着脸,震怒道:“你……你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的身份吗?你竟然敢得罪我,得罪整个谢家,我要你死,让全家都给你陪葬!”

    旁边好多下人想上来揍陈飞宇,但是韩木青立即反应过来,一个眼神瞪过去,他们微微一犹豫,便乖乖退了下去。

    韩木青虽然不是谢家的人,但是凭借着出色的商业手腕,每年都给谢家带来数十亿的利润,深得谢家老爷子的信任,也算是谢家权利中层人物。

    甚至听说,连谢家的大少爷,都在追求韩木青,以后说不定就是谢家的少奶奶,至于齐卫东,顶多是谢家八竿子不着的亲戚罢了。

    孰轻孰重,他们这些人心里透亮。

    陈飞宇眼神凛然,突然跨前一步,来到齐卫东身前,一脚就将齐卫东踹倒在地上。

    陈飞宇依然觉得不解气,一脚踩在齐卫东手掌上,只听“咔嚓”一声,已经骨折了,冷笑道:“信不信,我会杀了你。”

    韩木青吓了一跳,担心闹出人命,连忙上去拉住陈飞宇,劝道:“你再打下去,他就真死了,教训一顿就行了,还有正事要做呢。”

    陈飞宇这才狠狠的收手,冷笑道:“人被疯狗咬了,没必要反咬回去,但是我不介意用板砖把狗拍死,记得,下次不要再来招惹我,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佝偻老人睁开双眼,出现一丝兴趣,笑道:“年轻人够嚣张,第一次来谢家就敢动手打人的,你还是第一个。”

    “打人算什么?要不是青姐拦着,我不介意杀了他。”陈飞宇冷笑一声,嚣张无比。

    佝偻老者眼里出现精光,上下打量着陈飞宇,笑道:“有意思,有意思。”

    “忠伯好。”韩木青先给佝偻老者微微鞠躬,然后带着陈飞宇向里面走去。

    齐卫东挣扎地爬起来,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眼中射出刻骨的仇恨:“死野种,老子一定要杀了你,还有韩木青这个臭 ̄婊 ̄子,竟然帮着外人,要不是韩大少罩着你,老子一定要把你给轮了!”

    谢家别墅大厅装修的富丽堂皇,还摆放着不少明清古董,显得主人既有身份,又有品味。

    里面或坐或站着不少人,无一例外,他们都是谢家权利中心人物,随便一个人走出去,都能让明济市抖三抖。

    但是此刻,他们表情凝重,仿佛天要塌了一样。

    原因很简单,谢家的顶梁柱,谢安翔老爷子,被诊断出来脑癌晚期,再加上谢安翔将近九十岁,这么大的年纪,根本就没办法做手术。

    这基本上已经等于宣判死刑了。

    想到这里,谢家现任家主,谢勇国就忍不住皱起了眉头,眼中有深深的忧虑。

    陈飞宇和韩木青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花醉文学网 神话大汉,冠军兵圣免费阅读 末日怎么才来?我欠款都还完了最新无防盗 思她文学网 让美食成为宠兽是否搞错了什么百度百科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我的弟子全是大帝之资txt下载 予拥阁 【快穿】万人迷渣受作死日常 搁浅阁 人生交换后,大小姐提刀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