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状,林安国当即是脸色一黑。

    “一个个都掉钱眼里了?”

    “小北健健康康的回来,那就是最好的礼物!”

    林安国有些不快。

    其他人见林安国生气了,也不再多言。

    尤其是小姑,知道林安国这话明显就是冲她来了,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看向林北的眼神,更加不善起来。

    灾星!

    这种人,怎么不死在牢里!

    还回来干什么?给大家找不快!

    林北仿佛没注意到小姑的眼神一样。

    手伸进风衣口袋中。

    “爸,我知道您每天喜好来几口烟,这次回来,我也没准备别的礼物,和妹夫一样,给您带来一个烟杆和一些烟叶!”

    “本来打算,等饭后再给您的!”

    说着,林北的手中,已然是出现了一个烟杆,以及一个普通的塑料袋子装着的烟叶,成片晒干的烟叶,还未切丝!

    本来,一直盯着林北的李玉泽,顿时松了口气,他还以为,林北能拿出什么比他送的价值还要更高的礼物来打他的脸呢。

    没想到,就是农村自己制造的那种便宜货!

    简直是自取其辱!

    小姑等一众亲戚,见状,脸上也是露出一抹轻蔑之色。

    你送点什么不好,你偏偏要送烟杆和烟叶。

    哪怕是便宜货,也没关系。

    但你偏偏在李玉泽送了全球限量版的名贵烟斗和名贵的烟丝之后,你送个低配版的烟杆和烟叶,烟杆还是农村那种普通竹子做的,烟叶也是未切丝的那种,如此明显的对比,完全是在自取其辱,自找难堪!

    “要是我,宁愿说没带礼物,我也没脸拿出来!”

    小姑实在是忍不住,出声讥讽。

    其他亲戚,以及李玉泽,也是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唯有陈淑华,林楠,面色微变,一时间,神色有些复杂。

    果然,林安国见到陈进手中的烟杆和烟叶后,顿时喜笑颜开,像是看到了无价之宝一般,接到了手中,欣喜道“这是咱老家,老张家造的?”

    “对,烟杆是张叔亲自打造的,烟叶也是他自己晒的,我特意让他给留了一些完整的烟叶!”

    林北笑道。

    看到林安国高兴,他也很开心。

    “好小子,不愧是我儿子,知道我就只习惯抽老张家的烟杆,也只喜欢拿烟叶,按自己的喜好,来切烟丝!”

    “还是咱国货好,外国的洋玩意,喜欢不起来!”

    林安国哈哈大笑道,情不自禁的拍向林北的肩膀。

    在林安国的手,即将覆盖到他肩膀前的那一刻,林北差点下意识的做出了反杀的动作,但随即才意识到,这已经不是在战场上了,便是任由林安国拍到了自己的肩膀。

    李玉泽的脸色,这一刻,则是有些难看起来。

    在他看来,林安国并不见得是真的喜欢这些廉价货,更像是故意维护林北的面子。

    这老东西,竟然不给自己面子。

    那也就别怪以后,等他娶了林楠,就一脚踢开这个老丈人了。

    你就跟着你这废物养子去过吧!

    不过,李玉泽的脸上,倒是没表露出什么来,至少结婚前,还是得维护好和老丈人之间的关系。

    很快便是整理好情绪,笑道“既然叔叔喜欢农村的,以后我一定多多注意,我也一定先问问叔叔的喜好,不再盲目尽孝心了!”

    表现,大方得体!

    让众亲戚,直感叹,这才是青年俊杰。

    哪像林北,简直是耻辱!

    李玉泽的表现,顿时,让刚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空。

    陈淑华赶紧笑道“玉泽的孝心,我们都看在眼里呢!”

    “来,先吃菜!”

    林楠则是深深的看了林北一眼。

    你也就是知道父亲的喜好,钻了个空子而已。

    很快,大家便是动起筷子来。

    推杯换盏!

    “爸,我敬您!”

    林北给林安国倒酒,又是给自己满杯,碰杯之后,便是一饮而尽,尽显军中豪爽之气!

    “粗鄙!”

    被李玉泽认为上不了台面的小姑等亲戚,见林北完全不像李玉泽那般,无论是吃菜还是饮酒,都是动作从容,姿态优雅,如同贵族绅士,顿时又是嫌弃起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

    李玉泽忽然是看向林北,问道“你这刚回来,工作有着落了吗?”

    闻言,林北还没表态呢,小姑却是略带讥讽的说道“他这坐过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玄幻魔法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