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刚的脸色立马变了,大吼道:“一群自不量力的东西,都给我,狠狠的弄!”

    赵刚的话一处,一半的家伙都去攻击熊大他们了,熊大大吼着提起他手的钢管是一阵狂砸,那些被砸到的人立马惨叫了起来。 (w W W .  )

    他们不停的向我这边打着,很快他们打出了一条道来到了我的身边,我在他们的掩护之下向周丽母子移了过去。

    几分钟之后,我们杀开一条血路,但是我也没有讨到什么好处,背被那些杂种狠狠的砸了几下,我飞快的将看守周丽母女的那几个壮汉放倒。

    解开了她们的绳子冲熊大说道:“熊大,你们将她们先带走了,我掩护你们。”

    他四处看了看,吼道:“走哪儿啊?”

    我指着长江,说:“走江里,快点。”

    说完,我向前冲了过去,加入了战斗,熊大连忙带着周丽母女向江里杀去。

    赵刚连忙大叫道:“都他妈给我堵住,不准让他们跑了,快点。”

    大概五分钟的样子,我们杀到了江边,熊大他们带着周丽母女跳进了江里,我拼命的在岸守着不让他们下水。

    他们游了一段距离的时候,熊大冲我大叫道:“凡哥,你快点来啊。”

    我加快了速度将我面前的几个人放倒之后,转身跳进了江里,飞快的向前游着。

    这时,我听见赵刚愤怒的吼道:“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追,快点啊!”

    说完,赵刚愤怒的抬起脚将面前的几个人踢进了江里,那些狗杂碎都纷纷的下水向我们追来了。

    我飞快的追了熊大他们,而身后那些狗杂碎速度不行,耐力也不行,已经被我们甩的远远的了。

    赵刚看见这样都被我们逃了,站在岸气的跳脚,捡起地的钢管向我的车走了过去,‘啪啪啪’的砸了个稀烂。

    我有些肉疼,麻痹的,那车我才开了一个月不到,现在被人给砸烂了。

    这时,熊大看见我身的伤口立马叫了起来,“凡哥,你受伤了?”

    我摇了摇头,说:“没事,快游,岸我们安全了。”

    由于周丽母子的原因,我们的速度慢了很多,我的伤口泡在水里,痛得我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我们了岸,我这才看见叶雯长得还真的很漂亮,难怪威那么的动情。

    周丽有些担心的说:“吴凡,你身的伤没事吧?我们先去医院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吧!”

    熊大也点了点头,说:“对,快走吧!”

    随后,我们几个人沿着江边走了大概半个小时,然后再路边拦了一辆车去了医院。

    期间我给梁波发了一条信息,说了周丽母女被赵刚绑架的事情,希望他能自己派人保护她们。

    我怀疑晚我没打通他的电话,是他故意不想接我的电话,他是顾忌李家老爷子。

    我到了医院在也撑不住了,直接晕了过去,直到第二天早我才醒过来,我身的刀伤已经被处理好了,我正躺在医院的病床-。

    周丽和熊大他们都在我的病床边守着,周丽的脸也消了肿,应该是找医生处理过了,她见我醒了过来,连忙问道:“吴凡,你感觉怎么样?”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熊大大嚎道:“凡哥,你可吓死我了,昨天医生说你失血过多,再晚一会来指不定出什么事情,伤口还痛吗?”

    我白了他一脸,问的纯粹是屁话,被人砍了几刀能不痛吗。

    周丽也感激的看着我,说:“吴凡,昨天晚真是多亏了你,不然我们母女两还不知道会出什么事情。雯雯,快谢谢我们的恩人。”

    叶雯也连忙走了过来,看着我说:“谢谢你,我听张威说起过你,你真的很厉害。”

    “没事,你是我兄弟的女朋友这一点,我也会去救你的。”

    叶雯的脸立马红了,这时,周丽的脸立马变了,严肃的说道:“吴凡,别说这些,他们还小我绝对不同意他们早恋。”

    叶雯有些尴尬的叫道:“妈妈,你别管我行不行。”

    周丽瞪了叶雯一眼结束了这个话题,她说:“你们先在这里陪着吴凡,我下去给你们买点早饭来。”

    我连忙阻止了她,说:“周老师,你让熊大去吧,赵刚那个人太阴险了,万一他在医院外面埋伏糟了。”

    她说:“不会的,你们放心吧。”

    说完,她正准备出门,病房的门被人给推开了,竟然是过江龙那个杂种,他身后还跟着一个带着眼镜的男人。

    熊大和杨晨宇立马站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他,冷声道:“你们是谁?”

    过江龙直接无视了他们,看着周丽笑了起来,周丽厌恶的看了他一眼,说:“你来干什么?”

    过江龙立马笑了起来,“丽丽啊,怎么了?不欢迎我来吗?我当然是来看看吴凡死了没有啊!呵呵呵。”

    熊大一听过江龙的话,立马怒了,向他走了过去,恶狠狠的说道:“你给老子滚出去。不然老子弄死你!”

    杨晨宇也说:“滚出去,这里不欢迎你。”

    过江龙看了他们一眼说道:“你们给我滚开,你们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

    熊大立马握紧了拳头,我说:“熊大,你们先坐下,周老师您去帮我买点早饭吧。”

    她点了点头,出了病房。

    过江龙走过来坐在了我病床旁的凳子,翘-起二郎腿不屑的说道:“呵呵,小杂种,你现在还人模狗样的呢,看来你长大了啊。”

    我看了他身后的男人一眼,冷声道:“有事说事,别哔哔。”

    他呵呵一笑,从包里拿出了一串车钥匙,在我面前晃了晃。

    我昨天晚想着,如果有机会带走周丽母女俩逃我的车,开车逃跑。

    于是下车的时候,还专门没有拔车钥匙,没想到钥匙到了他的手。

    他笑着说:“吴凡,这钥匙你看的眼熟吗?呵呵。”

恐怖灵异相关阅读More+

青春有毒

百年一木

青春有毒笔趣阁

百年一木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