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世界上,想要解决一个人的手段层出不穷,而且很多时候,并不需要过多的努力。www.jingting.me

    但如果想要全身而退,又希望一切干净利落,那难度就大得多了。

    在缅甸那些漫长且艰难的岁月里,我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磨砺,从一个胆小懦弱的青年,逐渐变成了一个在黑暗世界里能够自如生存的人。

    这几年的生活,犹如一场无情的洗礼,将我原有的恐惧和软弱一点点剥落,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冷酷无情的心和敢于直面残酷现实的勇气。

    在缅甸,我学会了如何在黑暗中寻找光明,如何在绝望中寻找希望。

    但更多的时候,我学会了如何在这个充满诡计和陷阱的世界中生存下去。

    我亲眼目睹了太多残酷的场景,参与了太多生死的抉择。

    每一次的决定,每一场的较量,都让我更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要想站稳脚跟,有时候必须要比别人更加冷酷,更加无情。

    这些经历,像是无形的刀刃,一次又一次地雕刻着我的心灵,让我从内到外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的我,已不再是那个初来乍到,对世界充满好奇却又畏惧的年轻人。

    缅甸给了我太多的教训,也给了我成长的机会。

    虽然这个过程中充满了痛苦与挣扎,但它最终塑造了现在的我——一个在黑暗中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

    我知道,这个过程中的我,已经不可避免地被打造成了一个心狠手辣的存在,但这也是我在这个残酷圈子中生存下去的唯一方式!

    在得知何洪逗留在槟城之后,我没有急着去寻找他,而是选择静静地等待,等待他主动来找我。www.mosenwx.com

    深知何洪对他弟弟何克粱的重视,我确信,他迟早会因为弟弟的事情联系我。

    果不其然,与陈天祥的会面刚刚结束,第二天,我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来电。

    电话那头,何洪的声音不再带有往日的霸道和威严,而是显得有些委婉和探询。

    “杨磊,听说你也来马来了?”他试探性地问道,声音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轻松。

    我简单回应:“是的,已经来了一段时间。”

    他继续问道:“那你计划以后在马来发展么?”

    “还没有决定。”我淡淡地回答。

    随后,何洪的话题转向了他弟弟:“我给你打电话,其实是想问问,克粱他最近还好吗?”

    “很好。”我的回答简洁冷淡。

    何洪似乎松了一口气,提出见面的请求:“那你看什么时候有空,我们见一面如何?”

    我轻轻一笑,试探性地问:“何总,有什么事是不能在电话里说的吗?”

    他叹了口气,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我知道你和我弟弟之间在园区有些误解,如果你愿意,可以提出你的条件,我会尽力弥补你。”

    我轻轻抿了抿嘴,半开玩笑半认真地回答:“何总,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事都能弥补的……您说,人死了能复生吗?”

    这句话让电话那头的何洪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当他再次开口时,声音中已经带着明显的冷意:“赵媛已经死了。如果你敢对我弟弟做什么,我这一辈子都不会放过你!”

    我冷冷回应:“看来何总真的对你弟弟的安危不怎么放在心上……如果真的在乎,就不会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

    我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人在湄索,如果何总真想见你的弟弟,就到湄索来找我!”

    说完,我便挂断了电话。

    对付何洪,我深知不能在马来西亚这片我并不熟悉的土地上展开行动。

    在这里,不仅对我不利,甚至连见面都显得困难重重。

    何洪在缅甸的势力虽然一度强大,但他的仇家众多,这也是他逃离到马来西亚的主因。

    如果他还敢在缅甸停留,恐怕早就有人对他下手了。

    将他引到湄索,虽有风险,但相较于缅甸,这个风险要小得多。

    只要他踏上湄索的土地,我就有把握让他有去无回!

    诚然,让何洪主动前往泰国湄索并不容易,但这是我目前唯一可行的策略。

    四天后,我收到了陈天祥出人意料的短信,简短四个字:“量力而行”。

    这让我陷入了深思,不确定他的真正意图是提醒我还是在警告我。

    整日里,这四个字如影随形,让我无法安心。

    夜幕降临,我感到一股不祥的预感,急忙订下了离开吉隆坡的机票。

    就在我准备出发的时候,周洋的电话打破了夜的寂静,他的声音中透着急切:“你现在在哪里?”

    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事,只听他焦急地回答:“赶紧离开马来!”

    他接着告诉我,自从我来马来以后,他在暗网上偶然发现了一则针对我的悬赏令,上面附有我的照片和详细信息,悬赏金额高达一百万美金。

    更令人震惊的是,这个悬赏的背后是一个实力雄厚的组织!

    这个发现如同晴天霹雳,让我意识到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在这个充满未知和危险的夜晚,我知道,我必须立刻行动,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躲避即将到来的危险。

    让常建林和大土收拾好东西后,我们飞快下楼赶往机场。

    就在上车之际,我忽然想到了什么,最终一咬牙让他们先去机场等我。

    “你们先去机场,如果在登机前我没过去,你们就先回湄索。”我叮嘱道。

    “老大,你要去哪?”常建林忍不住问。

    我深吸了一口气道:“去处理点事……”

    说完,我从包里拿出一件冲锋衣换上,下车后,我把冲锋衣的帽子戴上,混入了夜色之中。

    追杀令肯定是何洪搞出来的,陈天祥白天给我发的那条短信显然是在提醒我。

    可是,如果我现在跑了,我不敢保证何洪会不会找李艳。

    当初我和李艳的事情,他多多少少肯定知道,加上现在李艳和陈天祥的女人安卿月走得很近,谁知道这个消息会不会传到何洪耳朵里?

    为了以防万一,无论如何,我都得先确保李艳的安全!

    epzww.   3366xs.   80wx.   xsxs

    yjxs   3jwx.   8pzw.   xiaohongshu

    kanshuba   hsw.   t.   biquhe.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纸上诡神免费阅读 在木叶打造虫群科技树最新章节 人在木叶,我的忍猫天下无敌!免费阅读 【重生】宝贝,再爱你一次 宋檀记事荆棘之歌 诗意小说 书声如雨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文学世界 文学之殿 东篱文学 我在游戏里做恶龙最新章节 骂谁实力派呢百度百科 遮天:开局目睹荒天帝成仙玖0后小李 为什么要猎杀一个超怂的无辜巫师 四合院:开心的何雨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