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时辰后,水温变凉,两人才恋恋不舍的从药缸爬出来。

    依旧是固定的做晚课、练拳,秦桑已经养成习惯,到亥时回到房中,又开始修炼幽冥经。

    一个周天运行完毕,秦桑突然停下修炼,睁开双眼,一脸震惊。

    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每次微小的进步,但今天却突然不一样了,仅一个周天,竟然就赶得上以往半天的进步!

    秦桑感受着体内明显强壮了不少的‘气’,急忙又沉心入定,继续下一个周天。

    第二个周天依然提升明显,只是比上一次小一些,秦桑接着控制功法运转,每过一个周天,提升的效果依次递减,直到第九个周天,就已经变得和往常一样。

    九大周天过后,秦桑躺下来,本该睡一个时辰补充精力,却兴奋的睡不着。

    今天突然取得这么大的进步,唯一的解释就是昨晚的药浴,没想到老道士师传的药方不仅能固本培元,竟然对幽冥经都有效。

    不愧是御医。

    秦桑暗暗庆幸,伏虎长拳当真用得其所,幸亏把明月也拉下水了,否则老道绝不可能为他一个人拿出方子来!

    想到这里,秦桑连忙回忆,他的记忆力似乎也变好了,把那个药方分毫不差的记下来,以后离了老道,他也可以自己采药配药。

    有药浴帮助,秦桑终于看到突破的曙光了,激动的难以入睡,很快天光亮起,秦桑翻身起床,急匆匆跑到青羊殿烧火熬药。

    师徒俩洗漱完毕,来到大殿,头一次见秦桑这么积极,不由得面面相觑。

    寂心道长手捋长髯,笑眯眯道:“怎么样,贫道这个药方,功效如何?”

    “您不愧是神医!神药!”

    秦桑连连竖大拇指,满脸谄媚的凑上去,“道长,您还有多少古方,能不能都拿出来,让小的长长见识?”

    寂心道长重哼一声,拂袖而去。

    明月凑到秦桑身边,有些不自然的动了动脊背,小声问道:“师兄,你昨天晚上有什么感觉?我怎么感觉身体里面一直燥热难忍,还有些麻痒,很晚才睡着,没觉得有哪里好。”

    明月肯定是被药力的影响,不过明月不会幽冥经,估计吸收药力的效率远不如自己,都化作燥热浪费掉了。

    秦桑信口胡诌,“哦,不用怕,你到青春期了。”

    直到药浴的时候明月还在追问青春期是什么东西。

    泡在药汤里,秦桑想到昨晚修炼时药力渐渐削弱,突然心中一动,暗想如果自己在药浴时运转幽冥经会怎么样?

    修炼功法只需打坐静心,药汤浑浊,外面看不到下面的姿势,秦桑想到便做,立刻盘膝端坐,运转起功法来。

    不料,一个周天都没运行完,秦桑突然感觉到经脉之中传来丝丝痛楚,他对这种感觉非常熟悉,急忙停止修炼。

    明月还在闭目养神,没有发现秦桑的小动作。

    秦桑低头看了眼药汤,目光微微一凝,他周围的汤色竟比明月身边的变浅了不少,若不是青羊殿里光线昏暗,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秦桑急忙将药汤搅混,感受体内那股气,进步确实非常大,但经脉传来的痛楚太清晰了,下一刻就可能不堪重负。

    看来,吸收太多药力未必是好事,秦桑也就暂且打消了出去自立门户的念头。

    到后面,秦桑只好耐下心来,每次只吸收一小会儿。

    等到第七天最后一次药浴,药汤里的药力变得非常稀薄,秦桑才敢放开手脚吸收,将所有的药力吸收干净才罢休,一点儿也不浪费。

    泡完药浴,秦桑和明月把剩下的药渣刮出去倒掉,原本黑乎乎的药汤现在竟变得有几分清澈。

    “师兄,师父怎么还不回来?”

    明月拿着木瓢,站在道观门口,向外眺望,不无担忧的问道。

    今天又是黄道吉日,渡口里有一户人家建新房,选在今日上梁,请老道去做法事安家祈福,现在天马上就彻底黑下来,以往这个时候都快要做晚课了,老道还没回来。

    秦桑皱眉道:“你在道观里守着,我下山去迎道长。”

    毛驴被老道士骑走了,秦桑摸起一根木棍,向山下走去。

    丛林密布,山道的尽头只能看到一个黑洞,夜风一吹,周围哗啦啦乱响,仿佛有无数鬼影张牙舞爪。

    秦桑却也不觉得有多恐怖,他虽然只会一门粗浅拳法,但修炼幽冥经之后耳聪目明,手脚灵活,动作迅疾,就算遇到恶狼也有信心搏一搏。

    明月和秦桑一同学武,却不是他一合之敌,非常郁闷。

    不过,秦桑还没走下山,就看到三个黑影,秦桑眼力好,看出来前面那个正是寂心道人。

    “道长,今天怎么恁晚才归?”

    秦桑跑过去帮着牵驴子,打量跟在道长身后的陌生人。

    此人身材非常瘦小,背着个大包袱。

    离得远的时候,秦桑还以为老道士枯木逢春,带回来个女孩,近了才看清是一个年老的男人。

    他身高也就比侏儒高一点儿,伛偻着背,满脸蜡黄,全是皱纹,看着有五六十了,但脚步轻快,在险峻的山道上也走的很稳,紧跟在老道身后,一看就是勤走路的穷苦人。

    “他是吴施主,”老道士冲着秦桑比划了一下嘴巴,“吴施主不会说话,在第一渡口做纤夫,以前是北人,刚逃难过来,找不到地方住。我请他来道观住一段时间,你那间屋子没人,让他住你隔壁。”

    又对哑巴说,“这孩子叫秦桑,心眼多,你以后遇到难事就找他帮忙。”

    秦桑一身秘密,当然不想有人住在旁边,但道观不是他的,只能忍着心中不喜,打了声招呼,“老吴,以后你就叫我秦桑得!”

    秦桑轻拍了一下嘴巴,赔笑道:“我这人说话不过脑子,您别介意。”

    老吴表情局促,伸手连连比划,嘴里啊啊几声,果然是哑巴。

    跟个哑巴也没什么话说,三人默默走回道观,老吴跟着他们吃了顿晚饭,秦桑领着他去认屋子。

    回到青羊殿,秦桑向老道士问起这个老吴,老道士轻叹一声。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叩问仙道

雨打青石

叩问仙道笔趣阁

雨打青石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