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浪正在想,这是遇上什么事儿了呢,一个四五十岁的老者施展轻功,几个呼吸后就来到他面前。

    “小子,借你的马一用。”

    说着,老者一把抓向林浪的肩膀,似是要将林浪丢下马背。

    “不借!”林浪迅速拔剑,斩向老者的手腕。

    这东西跟钱一样,借出去还能回来吗?

    老者嗤笑一声,老子说借是跟你客气一下,老子要抢你还拦得住……咦,好快、好奇诡的剑法!

    他闪电般缩回手:“你是哪个门派的,师父是谁?”

    “我青云门的,师父青云子传授我神剑御雷真诀,让我下山斩妖除魔。”林浪随口忽悠。

    曲洋一脸懵逼,他驰骋江湖数十年,迈入大师境也有近二十年,却从未听说过什么青云门,青云子,也没听说过江湖中有门武学叫神剑御雷真诀的。

    管他呢,区区一流巅峰而已,想必那青云子也强不到哪儿去。

    再说他现在是逃命,可管不了那么多。

    他跟衡山刘正风相交莫逆的事情,被教主东方不败知道了,教主让他杀了刘正风,他不愿意,结果就被安了一个叛教的罪名,派了圣姑带着许多教中高手追杀他。

    追杀他的人,单打独斗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可对方人多势众,还有神教下属的五毒教教主蓝凤凰帮忙,他若是被缠住就死定了。

    “小辈,这马借不借你说了可不算!”曲洋再次出手。

    林浪也迅速挥剑,他感受到了压力,这绝对是武道大师,正好让他试试武道大师有多强。

    曲洋本以为最多十招,他就能将林浪毙于掌下,却没想到林浪刚开始抵挡还很艰难,之后剑法竟越来越快,出剑的角度也越来越刁钻。

    眨眼间两人过了几十招,他虽然占据上风,却没能伤到林浪分毫。

    曲洋又惊又怒,惊的是林浪天赋如此出众,怒的是林浪居然在用他磨砺剑法!

    他知道不能耽误了,要是被圣姑他们追上,今天死定了。

    “小辈,去死吧!”

    曲洋的左手在腰间抹了一下,手腕一甩,三根黑血神针飞出去,刺向林浪的胸膛。

    这黑血神针是日月神教秘传的暗器,而且还淬了五毒教研制的独门毒药,中针者若不能在马上服用解药,毒性会游走全身,让血液都变黑,哪怕是武道大师也死定了。

    艹,这老家伙玩不起,居然搞偷袭!

    林浪正感受着剑法快速提升呢,想不到曲洋一个武道大师对付他一个一流巅峰的,居然用暗器。

    看到暗器袭来,他手中的剑快速挥动,扫落两根黑血神针。

    但是第三根,他躲不开了。

    这最后一根黑血神针,刺中了林浪的心脏部位,却直接掉了下去。

    曲洋见自己无往不利的黑血神针竟然没能伤到林浪,也是大吃一惊,但迅速冲过去,一掌拍向林浪的脑袋。

    林浪不闪不避,一剑刺向曲洋的咽喉。

    嘭!

    林浪的肩膀被曲洋一掌拍中,他的剑也扫过了曲洋的左臂。

    曲洋却趁机后退,直接跃上了林浪的马背:“驾!”

    双腿一夹,甩动缰绳,马向着远处狂奔。

    这个年轻人太邪性了,剑法如此奇诡,居然还有强横的横练功夫,就算是再交手百招,他也没信心杀掉林浪。

    若非用黑血神针试探出对方的横练功夫,贸然拼命他必吃大亏!

    青云门,不简单呐!

    林浪大喊一声:“哪里跑,看暗器!”

    曲洋冷笑一声,年轻人还是没经验,既然是暗器,喊出来干什么?

    他随手解下马背上的包裹,向着后面一甩,什么暗器也都能挡住了。

    回头扫一眼,并没发现任何的暗器,他见林浪伸手接住了包裹。

    他一个老江湖,居然被一个小年轻耍了!

    “还好,钱没丢,可惜了那匹小母马。”

    看着曲洋骑马远去,林浪没有追,他的轻功可追不上。

    而且就算是追上了,他也没把握杀掉曲洋,内力消耗太快了。

    虽然失去了心爱的小母马,但他的脸上却挂满了笑容。

    宿主:林浪。

    真气:十年(辟邪真气)。

    武学:逆·金身童子功(横练·江湖绝技,大成);逆·辟邪剑法(江湖绝技,小成);五虎断门刀(三流刀法,大成);基础身法(三流身法,大成)。

    境界:武道大师初期。

    “还得是跟高手交手,才能让剑法更快的进步。”

    “跟曲洋交手这一会儿,我的剑法就小成了,实力也终于是突破到了武道大师。”

    “随着我的剑法进步,我的境界也能继续提升。若是我剑法大成,刚才绝对能杀了曲洋,夺回小母马!”

    他虽然靠着金身童子功,挡住了曲洋的黑血神针,可中了曲洋那一掌,也让他感觉真气运行不畅,得赶快运转功法疗伤,时间耽误的久了,伤势会加重。

    辟邪真气运转了几个周天,他感觉肩膀的伤势已经好了,正要拎着包裹离开,几个身影出现在林浪的面前,挡住了他的路。

    “这位少侠,你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一个五十余岁的男子,他往哪儿去了?”一个十七八的少女笑盈盈的看着林浪,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

    她长相如同仙人白玉,美艳不可方物,林浪差点升旗致敬。

    这不就是他一直所向往的江湖女侠么,虽然任盈盈行事作风跟侠字好像不沾边,但颜值既正义!

    林浪挑了下眉毛:“你想知道曲洋去哪儿了?这可不是求人的态度。”

    任盈盈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仔细打量着林浪:“你认识曲长老?少侠是哪个门派的高徒?”

    如果说是在大明江湖,曲洋被认出来也正常,可这里是大宋,曲洋的名气什么时候传到这儿了?

    就算是东方教主,也不是谁都认识吧?

    “不认识,猜的。刚才听见有人喊他曲长老,交手时又见他使用日月神教的黑血神针,那么只能是日月神教长老曲洋。”

    “你也不用猜我的身份,他被我刺伤了左臂,骑马往南边跑了。”

    任盈盈看了眼马蹄印,快速吩咐:“追上去,勾结五岳剑派是死罪,以为逃到了大宋就能脱身?”

    其他人都快速的追上去,任盈盈冲着林浪拱拱手:“多谢少侠告知本教叛徒下落,我也得快点追上去了。”

    这里可不是大明,日月神教的势力差了许多,任盈盈也不想多惹麻烦,抓住曲洋就回去。

    林浪怎么可能让任盈盈就这么走了,他忽然想到了一个办法。

    “任姑娘,你不想知道令尊的下落吗?”

    刚窜出去的任盈盈身影一转,瞬间又回到了林浪面前,满脸的急切之色。

    “你说什么?你知道我爹的下落?他在哪儿?为什么一直不来找我!”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