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座小竹楼矗立在潜学殿的后方。

    与金碧辉煌的潜学殿相比,这几座竹楼显得有些扎眼。

    竹子用的就是这蜀山的竹子,盖这竹楼的人也是蜀山的人,而且此刻居住在内的也是蜀山的弟子。

    不过不一样的是,他不是外山的弟子,而是九峰之上,内门的弟子。

    蜀山条例,若有内门弟子愿意下山教导弟子,可赏功五百。

    虽然有此条例,可却很少有人愿意下来。

    五百功可以兑换不少的东西,可下来一年却会损失很多的修行时间。

    再者,修行为的就是与天争寿,与人争气。

    若非想绝学传承或是破境无望,不然谁会去教导弟子。

    不过一些人除外。

    例如王朝以北,靠近北莽的叶斗峰上的那群和尚,他们不找什么洞天福地,三通汇灵之地,就喜欢守着那光秃秃的土山。

    当然,还有蜀山之上闭峰的剑来峰和归去峰。

    世人大多都知道蜀山七侠,大抵认为蜀山只有七脉。然则不是,蜀山仍有两峰不出世。

    不是这两峰不愿下山济世救民,只是这两峰实在是后继无人。

    护峰大阵自动开启,这两座光秃秃的山却也从此被封闭。其余七峰上空霞光笼罩大有气冲斗牛之势,而这两峰上空却是灰蒙蒙的一片。

    虽然这两峰自封,不过蜀山仍然有一小部分苦修者。

    和大多数门派不同,他们并不排斥苦修,并不认为苦修是脑袋有问题了。相反,苦修可以明其心,坚其志。

    甄洪就是蜀山所剩不多的苦修者之一。

    他不属于两峰,可他却愿意用苦修来明其心志。

    所以他选择下这灵气匮乏的外山,愿意自己一手一脚的搭建住处,也愿意每日背起柴架,去打柴做饭。

    这便是他来外山当个训导先生的原因。

    甄有财想到甄洪那严肃古板的样子就发慌,可他一想到李宏许诺当了家主之后让出半个州生意利润的巨大诱惑。咬咬牙,便朝着潜学殿的背后走去。

    后山只有几座空着的竹楼,那炉子里的烟火还没灭,炉子上的水壶叮铃作响,看来主人是把水放在炉子上才出的门。

    甄有财找了个壶把水灌满,一不留神那水洒在了还未完全熄灭的柴火上,一阵烟子起来,呛得甄有财眼泪都快要出来了,还直咳嗽。

    他转过头去,看见墙角的不多的柴和几捆藤条,发现柴架并没有在。想了想,便朝着山上走去。

    果真,没走多远。就看见一个粗壮的汉子扛着一架柴走来,穿着一件马甲,胳膊上的肌肉勾勒出好看的线条。

    “你来做什么?”汉子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

    “哥,我有点事……”

    甄洪看着甄有财一副要哭的样子,把柴放下。

    “又被人欺负还是又被人骗了?”

    “我……”

    甄洪打断了甄有财,“走吧,回去再说。”

    回到竹屋,放下柴。甄洪看了一眼已经倒好的水,眼中出现一抹不快。

    不过他还是倒了一杯茶,静静的等着甄有财开口。

    甄家的第三代就他和甄有财两个人,不过甄洪的母亲身份不太好,加之父亲早逝,故甄洪在家族中也一直受到排挤。

    小时候,甄家没一个人拿正眼瞧他,除了他奶奶。可奶奶去世之后。他在甄家便再无立足之地。

    于是他历经波折来到蜀山,用自己的天赋和努力进入了内山。

    对于这个弟弟,他很了解。

    若是他大摇大摆的来找自己理论或辩论一番,自己倒也不怕。只是他一副委屈的模样,还帮自己倒好了水,定是又有什么麻烦事等着自己。

    “甄家的事和我无关,若是甄家的事,就免开尊口。”甄洪事先说道。

    自他成了内门弟子,甄家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各种书信,亲戚前来拜访络绎不绝。真是“穷人在十字街头刷十把钢勾,勾不着亲人骨肉;富人在深山老林抡刀枪棍棒,打不散无义宾朋。”

    甄洪自是极其讨厌这些“无义宾朋”。

    “我被人打了,那人蛮横物理,以武欺人。”说着背向甄洪,掀起衣服,背上有道棍棒所致的淤痕。

    这自然不是徐长安打的,而是甄有财为了让这位“铁石心肠”的堂哥帮忙,咬着牙挨了李宏一棍子。

    甄洪冷冷笑道:“来修行,修的便是武,打不赢就一副委委屈屈,小媳妇的样子,你当江湖是儿戏么?”

    甄有财低下了头。

    “看看你,才打通了二十窍,也难怪被人欺负。”

    甄有财的头埋得更低。

    “既然被打那就应该好好的修炼,自己去报仇。找我也没用。”甄洪冷冷的甩下一句话,便要起身,准备去整理柴火。

    甄有财真的急了,若是甄洪不帮他出头,李宏那也没法交待,自己在蜀山的日子不好过,以后回去掌管甄家更加的不好过。

    “他骂……奶奶……”甄有财情急之下大声吼道。他知道甄家除了已故的奶奶,甄洪对任何人都是冷冰冰的样子。不过也是,奶奶在的时候,甄洪也是甄家的小少爷。

    甄洪的眼神如刀子般锋利,看向了甄有财。

    “他说奶奶是老妖婆,还说奶奶年轻的时候为了甄家,出卖身体,是个下贱胚子!”甄有财看到提到奶奶时甄洪的反应,鼓起勇气说了那么一番话。

    甄家最忌讳的就是这段历史,甄洪的爷爷去的早。偌大一个甄家全靠他奶奶一人支撑,为了支撑甄家,被几大家族逼迫,不得不改嫁几次。最终,这才有了现在风风光光的衮州甄氏。

    在衮州,本就崇尚女强人,甄家的奶奶也是得到了人们的尊敬,妇道人家打拼出这么大一个甄氏,不容易。

    可其它的大家族,通常会把这些当做谈资。

    “啪!”一声巨响,木桌化作了齑粉。

    “哪家的弟子这么不长眼。”甄有财看到甄洪发怒,眉眼都在微微颤抖。心里一颤,身体也跟着颤抖起来。

    “说!”

    “不……不……不是……弟……子。”

    甄洪怒极而笑,“这么说来,便是其它训导先生了。我看是谁,敢这么说?”

    “也……不……是……”甄有财看到这么愤怒的甄洪,急得快说不出话了。

    “那是谁!”甄洪一吼,甄有财吓得趴在地上。

    “膳房杂役,徐长安!”被这么一吓,甄有财反而很顺畅的说出来这个名字。

    甄洪目光一凝,想不到一个杂役弟子敢如此说。

    “滚吧,我知道了。”

    ……

    徐长安过了几天的安生日子,张大胖自然不敢逗留在膳房,自那天起,便跟着李宏他们去了。膳房竟也出奇的平静了下来,本来他还以为那些富家子弟很快就要找上门来,没想到一连几天过去了,还是那么的平静。

    徐长安身上被李宏划了不少的口子,他吩咐洪家三兄弟去帮忙整理藏书阁,王大胖依旧在膳房维持原样,自己修养身体。

    洪家三兄弟带回了瘸子的话,瘸子只是让洪家三兄弟转告徐长安,好好的照顾小猫,也顺便帮小猫取了个名字,小白。

    不过有意思的是小白也不用怎么照顾,两天三就下地奔跑,经常膳房钻来钻去,沾染一身锅灰。徐长安知道这小白猫不俗,不知道喂些什么,才想去藏书阁顺便问问瘸子前辈,没想到这小猫竟然自己找到了张大胖私藏的药材,大快朵颐了起来。反正徐长安都被误会,就由着小白去了,也乐得小白自在。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一剑长安

嘉图李的猫

一剑长安笔趣阁

嘉图李的猫

一剑长安免费阅读

嘉图李的猫
本页面更新于2022